不完美恋人 43. 险中求生

小说:不完美恋人 作者:姜蘑菇 更新时间:2019-08-31 15:53:09 源网站:棉花糖
  周一的早上,薛兰兰如坐针毡地坐在椅子上办公,此时的她肚子一阵绞痛,就像有几千个钢钉在肚子上针扎一样。

  说真的痛经这种东西不来还好,一来就要她半条命!

  薛兰兰实在疼地扛不住了,她一手捂住肚子,整个人趴在桌上,光是呼吸都觉得困难,薛兰兰轻轻地抿了一口气,就感觉一阵坠痛。

  “嘶……”

  她疼地挪不开步子,只感觉每说一句话都要死,就在她疼到痛不欲生的时候,一个轻轻的哼声惹的她微微侧目。

  “你来姨妈了?”说话的人是乔希,她依旧一如既往地穿着一身名牌,扬着下巴,眉眼高傲地看着她道:“很疼?”

  薛兰兰满脸虚弱地点了点头,然后使劲地用手按住自己的腹部,加大呼吸力度,缓解痛苦,此时此刻她疼的冷汗直冒。

  “真的有那么难受吗?”乔希说的时候已经坐在了薛兰兰身边,她一手搭在薛兰兰的肩膀上,原本高傲的眉眼里不自觉地带上了几分关心,她道:“要不然我给你泡一杯红糖水?”乔希记得公司内部的水吧有红糖、红枣等,以方便一些来例假的女生泡着喝。

  薛兰兰听着乔希的前半段话时,大白眼直接翻过去,她痛到只能用牙缝往外蹦字眼:“谢、谢……不用。”

  “切,本小姐给你泡红糖水是你的福气,你还敢不要!”乔希一听到薛兰兰拒绝她的服务,立刻摆出了不悦的神色,此时的薛兰兰根本顾不上乔希的小打小闹,她现在只想安安静静的痛感过去。

  “喂……你要不然下午请假吧!”乔希看薛兰兰不像平常那样回怼自己,一时间也有点不适应起来,坐在原地,关心不是,不关心也不是。

  薛兰兰听着乔希的提意,只是轻轻摇了摇头,她道:“请假半天扣的是一天的工资,这样拿不到全勤奖不说,还不值得。”

  “……”乔希听着薛兰兰的言论,直接无语了,她直接起身扭头离开哼道:“抠死你得了!”

  薛兰兰听到乔希这么说完后,直接踏着高跟鞋就在走了,“踏踏踏”的脚步声十分清晰的远离了。

  就在薛兰兰松口气,以为乔希不再来打扰自己,准备休息一会儿的时候,她又听到乔希的脚步声“踏踏踏”地回来了。

  薛兰兰微微歪头,一眼就看到了乔希的身影,她看到乔希大步走到了她面前,手里小心翼翼地端着一杯热水的样子。

  “喏,反正痛经嘛,就像谁没有过一样,喝点热红糖水,就舒服了。”乔希把红糖水放在薛兰兰手边,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地拿出一片暖宝宝贴,她顿道:“还有这个,你拿着贴肚子。”

  “你哪里来的暖宝宝贴?”薛兰兰这次没拒绝乔希的暖宝宝贴,有些诧异的问道,她可不信乔希会随身准备这些东西,毕竟她看起来不是一个这么细致的人。

  乔希骄傲的小眉毛一挑,目光淡淡地扫过薛兰兰,双手抱胸地摆出恶毒女配的架势说道:“我可跟某些人虚伪的办公室友谊不同,我办公室好友可是很多的!”

  借一个暖宝宝贴就是真实友谊了?薛兰兰内心无语吐槽,但是面上她却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道了一声“谢谢”,然后接过乔希的暖宝宝贴,贴在了肚子衣服上,然后依旧病怏怏地躺在了原地桌子上。

  乔希看着她这个状态,嚅了嚅唇,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在她的记忆里薛兰兰一直是女强人的代名词,她可以一个人连续一周熬夜加班在公司赶项目,早上再坐最早的地铁回家洗个澡,然后回公司继续当日工作。

  这个女人,无论在什么情况下都是最冷静最从容的,你在她的脸上永远看不到疲倦,有的只是淡淡精致的妆容。

  虚伪的要死,一点也不真实!是她最讨厌的模样!乔希这样愤愤地想着,但是目光在触及薛兰兰湿透了地后背时,她又忍不住放缓了口吻,她顿道:“你现在这样中午也不能出去吃饭,你点外卖了吗?”

  “没胃口。”薛兰兰喝了点红糖水,贴上了暖宝宝贴,也不知道是不是心里的原因,她居然觉得肚子舒服点了。

  “没胃口也得吃啊,活该你痛经,这样不好好对革命的本钱!”乔希口头上虽然这样骂骂咧咧地对薛兰兰,但是心里却在意的不得了,她顿了顿薛兰兰说道:“算了,反正我要去楼下买饭,我给你随意带一点吃的吧!”

  说完,乔希也不顾薛兰兰同意还是拒绝,就直接扭身离开了。

  薛兰兰呼了一口气,待乔希离开后才颤颤巍巍地起身去洗手间,她和乔希认识也有两个年头了,虽然说不是什么挚友闺蜜,但是也算熟悉了她这种刀子嘴豆腐心的做派,就好比她今天痛经难受,整个办公室里也只有她会过来询问情况。

  她知道她肚子疼不舒服,不方便下去买午饭,她虽然嘴上训斥,但是依旧会帮她买午饭,帮她热红糖水、借暖宝宝贴。

  大概这也是为什么薛兰兰对乔希讨厌不起来的原因,薛兰兰捂着肚子吃痛地走进洗手间,蹲在马桶上,她歪头贴在洗手间的木墙上,她此时腹部下坠,疼到感觉站起来就会随时倒下一般。

  所幸现在是午休时间,没人来洗手间,也没人核对她离开工位的事情,就在学兰兰准备蹲着稍微缓缓神的时候,她突然听到一阵嘈杂的声音,尖叫混着跑步声,这让薛兰兰意识到了不对劲。

  公司现在是午休时间,不管怎么样,外面断然不会这么吵闹,难道是发生了什么?薛兰兰吃痛地想要起来,但是她由于坐的太久了,刚一起来,腿脚就发麻地软了下来。

  薛兰兰勉强地撑着旁边地墙体,一点点地打开了洗手间的门,这一开门,她才清楚发现了问题。

  “咳咳咳……”洗手间门外雾气缭绕,还夹杂着呛人的烟味,最主要的是,她从出来开始就明显感受到了温度升高的气息,这是……火灾?

  薛兰兰一边捂着口鼻,一边咳嗽着向前摸索,但是因为痛经的难受,每一步都像是小美人鱼在刀尖跳舞一样困难。

  薛兰兰听着外面的嘈杂声逐渐平息,心里却忍不住慌张了起来,外面越是无声,就说明那个大家都出去了。

  薛兰兰有些着急地往前走,她刚一出女洗手间,就看到了了了火势,就如她猜想的那样,外面办公区发生了火灾。

  薛兰兰连忙撕开自己的裙角,扯出一块布料,沾了沾水,捂住口鼻,以免被呛到,她今天流年不利穿的连衣裙来上班,被扯开这一块布下去,原本的中长裙真的变成了夜店短裙了。

  办公室区域的洗手间在外围,隔着洗手间有一道长廊,此时火势虽然还没有过来,但是有往这边过来的趋势,薛兰兰疼地走路困难,按照这个蔓延速度,她可以说绝对跑不过火。

  薛兰兰有些绝望地靠着墙,就在她无助地时候,她听到了一个轻微的咳嗽声,她眯着眼睛,在熊熊火势的那头看到了一个矫健的身影。。

  那是姜意的身影!

  薛兰兰和姜意做了那么久的前情侣,她还是很容易份便姜意的身影,薛兰兰也顾不上那些爱恨情怀的复杂情绪,直接大叫着姜意的名字:“姜意,姜意!”

  只是任凭她在这里不管怎么喊叫,那头的姜意像是没听到一样,努力地往另一个路口走去,对于薛兰兰来说此时的姜意就像是最后一颗救命草一样,她根本顾不上其他,咬着牙一点点地往姜意那个方向走过去。

  但是姜意反而越走越快,薛兰兰在重烟下嗓子眼都要喊得冒烟了,姜意也没有停下脚步的意思,这一刻,薛兰兰都开始怀疑,姜意是不是听得到,故意这样装听不到,因为两个人的距离没有太远,虽然有火势作伴,但整体却还好,理应她喊了这么久,就算听不清,也该听到有人叫唤,会回头看一眼。

  可是自始至终,他都没有回头,甚至随着她的声音靠近,他反而脚步更快了起来。

  “姜……咳咳咳……”薛兰兰被大烟呛了一大口,猛地停顿下来,这时候她清晰看到了原本准备走的姜意突然停下了脚步。

  薛兰兰捂着口鼻,以为他要转身过来带她一起离开,但没想到他沉默了几秒钟,转头看了她一眼,然后又一声不吭地走出了安全通道。

  薛兰兰一下子失去了所有的力气,原本她只是猜测他不敢来救她,但是看到他在与自己对视的时候,她确定了,他是故意无视她。

  大概原因也是怕这个时候的自己会成为他的负担,连累他也逃不出去吧!薛兰兰一下失去了所有的力气,疼痛和失望一起啃食着她的理智,哪怕被誉为“女强人”的女人在面对火势死亡面前也会绝望害怕。

  薛兰兰看着火势一点点靠近,她深吸了一口气,然后低头用全部力气拿出了手机,她打开手机,想了半天不知道该给谁打电话。

  妈妈吗?如果可以,她不想让妈妈知道她现在的处境,她不想最后紧要关头了,还要让她担忧。

  可除了妈妈,她便没有其他挂念了,就在薛兰兰这样想着的时候,猛地想起了杜鹏,她最后沉思几秒,把电话打给了杜鹏。

  电话“嘟”了没两声就被接听了,她想起杜鹏接她的电话永远都是秒接。

  “喂,薛兰兰,请问有什么事情?”

  “杜鹏……咳咳……我好像要死了。”薛兰兰捂着口鼻,用仅存的力量说道:“我们公司发生火灾,我痛经外加没力气,被困在这里了。”

  “我看到GPS定位了,我去救你。”

  “不用……咳咳,你一个机器人来是给火送养料吗?”薛兰兰有点无语地吐槽着她,也正是因为这个吐槽薛兰兰的心情冷静了一点点,她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把自己所有的理智顺在了一起。

  火势熊熊扑来,温度升的很高,薛兰兰重新撑着身子起来,一点点回到洗手间,这时候如果回到洗手间,她可能还有一丝生望。

  薛兰兰将洗手间的水龙头打开,她一边捣鼓着这些,一边嘱咐着杜鹏:“我不知道我这次能不能有命回去,你帮我一个忙,如果我死了,你不要告诉我妈,用我的存款,每个月给我妈打钱,能拖延多久就拖延多久。”

  薛兰兰知道如果让一个单亲母亲接受唯一的孩子逝世是一件多么残忍的事情,所以她能做的就是尽可能的拖延,拖延到拖延不下去为止。

  这大概是她唯一能做的了,她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对着电话说道:“还有,我得所有存款都在我房间的抽屉里,抽屉的钥匙在我的枕头里面藏着,我得银行卡密码是我的生日,还有……好好对我妈,就以……我男朋友的身份。”薛兰兰实在找不到说辞了,她就像一个交代后事的老者,抓紧时间的公布着自己的情况。

  此时电话那头的杜鹏一直没吱声。

  “杜鹏?”薛兰兰忍不住叫了一声,这该不会关键时刻信号不好吧?薛兰兰就在心里思索的时候,电话那头的杜鹏悠悠的说道:“我在,我现在往你那里赶去,我能救你出来。”

  “等你来了,黄花菜都要凉。”薛兰兰打趣地说完后,靠在洗手间,缓缓闭上眼睛,对着电话那头说道:“实际上,现在我也不知道会怎么样,我把生死的权利交给了上帝。”

  她把能做的都做了,剩下的就是在赌,火势来的时候能不能不让水管爆炸了,保她一方净土。

  薛兰兰靠在洗手间的角落,她奄奄一息的等待着火势的蔓延,哪怕现在她靠在水龙头附近,都感觉温度的升高,就像随时要吞噬她一样,而电话那头还是开着,电话那头的杜鹏一直无言,但是时不时传来的车笛音能让薛兰兰感受到他在往这里赶。

  她有些费劲地躺在地上,就在她奄奄一息的时候,她听到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薛兰兰心里一紧,这个时候怎么还会有人?

  仅存的求胜欲让她大声地喊到:“有人吗?”

  她这一喊出声,才意识到自己的嗓子哑了,不仅如此叫出来得的声音又小又怪异,就像风吹树枝,呜呜作响地那种。

  薛兰兰有些吃痛地掐着自己的嗓子眼,又一次大声喊道:“外面的人,听得到吗?这里有人!”

  这一次外面的声音再次停了下来,似是停在了洗手间门外,薛兰兰费劲地挪动着身子,但是由于身体的虚弱,让她做不出这个动作。

  就在这个时候,洗手间的门被人猛地给推开,薛兰兰一眼就看到了走进来的人,准确来说她没想到这个人会出现在这里。

  来的人是乔平。

  “你可这能躲,差点没找到你。”乔平快速走过来,然后背对着薛兰兰说道:“来,先快点上来,我送你出去。”

  薛兰兰猛地定了定神,然后手脚并用地趴在了乔平地背后,她此时也顾不上什么男女授受不亲。

  当她趴在了乔平的背上的时候才意识到这个大男孩的身体有多结实,他的臂膀就像两块铁砖一样硬朗,可是她这才刚刚趴再乔平的背上,一直被她拿在手里的手机不受控制地摔在了地上,手机摔在地上立刻碎了屏幕。

  乔平看了地上惨兮兮的手机说道:“看样子及手机屏碎了,我们先出去吧,等到时候再买一个新的手机好了。”

  薛兰兰吸了一口气,轻轻地点了点头说道:“好的,不过……你怎么来了”

  尽管现在还是在大火中,但是可能有人陪的原因,也可能是乔平的体力给了她莫大地安慰,让她在这种情况下问出了话。

  乔平看起来十分轻松地背起薛兰兰,然后大步迈开地走求生通道,他一边跑一边回答薛兰兰的问题:“我过来找人,结果听说你这边大楼闹火灾,后来没看到你,我就跑上来了,还算及时。”

  薛兰兰听着乔平的话,心里微微泛起了感激,她顿道:“谢谢你。”

  她在说完这句话后看到了乔平耳朵微微泛红,在这个紧密的空间里显得更加清晰,他抱紧她,然后步子迈的更大了,他道:“快出去了。”

  薛兰兰听着乔平的话,连忙跟了出去,当她感受到外面光的时候,才注意到之前的烟雾都稀薄了不少。

  乔平的速度很快,基本心不跳气不喘地跑下了四层楼,他很快地带着薛兰兰走了出来,此时薛兰兰才发现外面围了很多人,最多的还是公司的同事。

  薛兰兰被这样背出来,不免有些引人注目。

  为首的几个相熟女生跑过来问道:“薛姐,你还好吧?”

  薛兰兰点点头,应下了对方的话,此时乔平没有马上放她下来,而是四处找了找,最终找到了一个椅子,才把她小心翼翼地放下。

  薛兰兰看着乔平的举动,心里莫名泛起了几分感激。

  乔平的举动和长相都不差,这一绅士的做法也被其他小姑娘看在眼里,那几个女生纷纷跑过来借着跟她搭话的目的,询问乔平的情况。

  ——“薛姐,这是谁啊,长得好帅,是你男朋友吗?”

  ——“薛姐,他背你出来的样子好棒,你们交往几年了?”

  ——“薛姐,他比你小吧,小狼狗男友,好帅啊!”

  薛兰兰有点头疼地听着身旁叽叽喳喳的女生,乔平一边听着也不吭声,满脸写着抗拒和她门说话的模样。

  高冷的不得了。

  就在这时,乔希也不知道从哪里出来,三两步地就走到了薛兰兰面前,居高临下地抱着胸口说道:“喂,他是我弟弟,还是单身,跟薛组长不认识。”

  乔平是乔希的弟弟?薛兰兰眉宇上挑,她是记得乔平说过自己有个姐姐,但怎么也没想到居然是乔希的弟弟,而且看这情况,她还不知道乔平的相亲对象就是她,不管怎么说这可是个大瓜!薛兰兰不禁把目光落在了乔平身上。

  “姐,我和薛……。”乔平有些不满地想要纠正乔希的话,但是薛兰兰提前一步截过他要说的话,介入对话道:“是你让你弟弟去找我的?”

  “是啊,我出去买午餐的功夫,办公室闹火,大家都跑出来,我就看你不在,本来吧,我也没想让我弟弟救你,但是谁叫我人好,我说薛兰兰你,真是命大,如果没有我弟弟,你就死定了知道吗!”乔希这么说的时候,把手里的一份外卖放在了她身边道:“中午饭,我给你买了点粥,你压压惊,多少吃点。”

  “谢了。”薛兰兰刚接过粥,就听到那头乔平一脸情不愿的说道:“不对呀,姐,明明你当时急的不行了,一副一定要救出她的模样,怎么就变成了没想让我救她?”

  乔平顿了顿,也不给乔希说话的功夫,连忙说道:“当时我姐就这样一手扯着我得领口,一副我要不救你,她就弄死我的样子。”

  “乔!平!”大概是乔平太拆乔希的台了,乔平的话还没说完,乔希就跑上去堵住了他的嘴说道:“我们大人说话,你一个小孩子丫丫的插嘴什么,你不是晚上约了你的相亲对象吗,赶紧快去见你的相亲对象去!”

  说着,乔希就连拽带拉地把乔平给拖走了,甚至不给他任何再开口说话的机会,薛兰兰看着乔希霸道拖走乔平的样子,心里不禁有了几分羡慕。

  她低着头,拿出乔希给她带的午餐,一碗粥,一叠小菜,她轻轻喝了两口,都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虽然这一次她倒霉失去了手机、也险些交代在里面,但是不管怎么样,现在出来后的心情却异常的好。

  薛兰兰深吸了一口干净的空气,然而此时此刻的她完全忘了,杜鹏还在来的路上,她也不知道就在她出来的时候,杜鹏刚刚抵达公司,他看着乔平背着她出来,看着他把她小心翼翼地放在凳子上,看着她此刻毫发无伤地吃着午饭。

  薛兰兰不知道,他就这样,静静地站在原地看着她地侧影许久,却没有了上去的勇气们就象失去了编程的机器人一样。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言情小说,重生小说,玄幻小说,都市言情小说在线免费阅读-睽睽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不完美恋人,不完美恋人最新章节,不完美恋人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