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想安静的做梦 第二十八章 绝地反击

小说:我只想安静的做梦 作者:虾乐 更新时间:2019-08-31 18:41:54 源网站:棉花糖
  第二日。

  清晨的阳光懒洋洋的洒在汉白玉铺盖的练武场,各门派弟子如同昨日一样来到这里,虽然今日炼体境和筑基境的切磋不如昨日开窍境精彩,但是并不妨碍大家过来看热闹的情绪。

  名为切磋,实际也是给各自门派验证年轻弟子在同辈中的实力。

  练武场搭起了十余座擂台。

  陆仁看着眼前的擂台,心里有如万马奔腾而过,这些马的名字叫做‘草泥’。

  他没想到竟然会有筑基境的比试,他更没想到青玄那个老头竟然把他给报了名。他连过来见识都不想过来,更何况上台比试。

  擂台上贴着今日比试两个人的名字,陆仁名字的旁边,写着他今日的对手——刘东广。

  张远山其实有些羡慕陆仁能上台比试,可师傅青玄说他实力太差,还需要多加磨炼。

  他悄声问站在一旁蒙着面有如做贼一般的黄贺天,道:“黄师弟,这刘东广是什么人?厉害吗?”

  他其实有些羡慕陆仁能上台比试,可师傅青玄说他实力太差,还需要多加磨炼。

  “嘘,小声点!”黄贺天缩了缩脑袋,低声道:“刘东广是正一宗弟子,筑基境第三重顶峰的实力,据说已经摸到了炼体境的门槛,在年轻一代弟子中,进步神速。”

  修炼这种事不以年龄论天赋,不是修炼到某种境界的年龄越小就越有天赋,有的人修炼本来就晚,就像陆仁与林雪薇差不多大的年龄,林雪薇却已经是开窍境。

  天赋一说,是从开始修炼算起,按照每晋级一个境界所需要时间的长短来判断,当然其中也涉及到武学的领悟能力,还有其他因素综合在一起。

  所以刘东广在筑基境的弟子中,算是天赋卓绝的那一类。

  陆仁知道比试是躲不掉了,昨夜他和青玄据理力争了许久也是徒劳,今天只能硬着头皮上台了。

  说来修炼这么久,他还没和谁真正比试过。

  梦境中对战胖瘦二妖基本没他什么事,他无非是偷袭了一刀。

  妖族攻打“青云居”,还没打起来,便坠入了山洞。

  一想到一会要真正比试,竟然莫名有些紧张起来,手指不由握紧了手中的长剑。

  黄贺天看了他一眼,眼角漫不经心的扫过他握剑的手指,笑道:“陆师弟不用紧张,切磋而已,打不过认输就好。”

  陆仁白了他一眼。

  这时,从不远处走来几个人,黄贺天一眼看见,连忙扭过头去。

  陆仁诧异,抬头望去,却是那日在房间见到的络腮胡和叶初他们。

  络腮胡看见陆仁,微笑着走过来:“小兄弟今日也比试?我看看,咦?是正一宗的刘东广?”

  说完,他不怀好意的碰了碰身旁的叶初。

  “叶公子,不如咱们来打个赌,赌这小兄弟胜负如何?”

  “无聊。”

  “我赌小兄弟输。”

  “不赌。”

  “为何不赌?”

  “我又不傻。”

  陆仁一怔,你俩这是几个意思?我就一定会输?

  他的心里有几分无语。

  “咦?”

  络腮胡好似发现了什么,眼睛打量着一旁蒙着面扭头过去的黄贺天。

  “这位……啊?你怎么来了!”

  他脸色猛地一变。

  叶初听到他的话,愣了愣,也注意到一旁的黄贺天,一看之下,脸色顿时铁青。

  黄贺天无奈,只能摘下面罩。

  “阿嚏……不好意思啊,我偶感风寒,呦,这么巧,叶少庄主,皇甫兄,都在呢,小弟黄贺天,洗剑阁内门弟子,幸会幸会!”黄贺天谄媚的笑道。

  “……”皇甫山和叶初愕然。

  随即想起关于黄贺天的一些事儿,便淡定下来,只是叶初的脸色依旧很难看。

  陆仁与张远山没想到黄贺天竟然真的认识他们。

  难道他之前不是吹牛?

  可他只是刚刚进入内门的弟子啊,还是个关系户,这关系户怎么看起来有点不一般呐。

  黄贺天好似想起什么,脸色一正,道:“皇甫兄刚刚怎可当着陆师弟的面打这种赌呢,陆师弟比试在即,你这不是打击他吗?”

  “没关系……”陆仁摆了摆手。

  黄贺天面带寒霜:“皇甫兄。”

  皇甫山连忙摆手,络腮胡须掩盖不住脸上的讪红,“黄……黄兄,我就是开个玩笑,您可千万别生气。”

  黄贺天道:“不是,我意思是下次这种赌约,要记得避开陆师弟,刚刚你说的赌约还算数吗,我压五十两银子,跟你一样,赌陆师弟输。”

  皇甫山,叶初,张远山:“……”

  陆仁:“MMP。”

  这时,青玄走了过来,身后跟着白衣如雪的林雪薇。

  陆仁看见林雪薇安静的走在后面,心头忽然一阵跳动。

  众人让开,

  青玄看着陆仁说道:“好好比试,从中找到自己的不足,不要让为师失望,知道吗?”

  陆仁点点头。

  耳中听到擂台上响起了鼓声,比试即将开始。

  陆仁转身,正要往台上走,忽然听到背后林雪薇说了一句:“陆……师弟,一切小心。”

  他的脚步猛地顿住,

  回头,

  望见林雪薇清澈的目光,心底流过一丝暖意,重重点头。

  不知为何,心底通透了许多。

  陆仁上台,看见擂台上坐着两位中年人,一个穿着洗剑阁的服侍,应该是洗剑阁的长老,另一个长得和昨日的钟文有几分神似。

  那人正是钟开。

  每座擂台都会安排至少一位长老坐镇,以防年轻弟子一时收不住手,出了事故。

  陆仁站在擂台上,从对面也走上来一个人,一身白衣,正是他这次的对手,正一宗的刘东广。

  只是脸如黑炭的他穿着白色衣服,显得脸更黑了。

  “洗剑阁龙泉峰陆仁,向刘师兄请教。”陆仁说道。

  刘东广本来漫不经心的上台,一眼看过去,却发现对手正是昨日堵住去路的那人,再听到陆仁说自己是龙泉峰弟子,不由暗暗看了一眼他的师傅钟开。

  钟开不经意点点头。

  巧了,新仇旧恨,一起报了!

  “正一宗,刘东广,请赐教。”

  刘东广面色一沉,只见他右手一震,手中长剑出鞘,划过一道凌厉的剑光,直奔陆仁面门而来。

  陆仁身体一扭,以难以琢磨的角度躲了过去。

  剑光从他耳朵边擦过。

  剑上的真气溢出,有如针扎一般刺的陆仁面庞疼痛。

  他无奈用剑一挡,格开对方的长剑。

  “铛……”

  金铁交鸣,陆仁虎口一震,对方筑基境三重的真气确实比他的浑厚许多,真气碰撞之下,他差点没站稳,往一旁踉跄了一下。

  台下青玄微不可见的摇摇头。

  黄贺天也暗叹一声:“可惜……”

  “可惜什么?”张远山不明白。

  黄贺天说道:“陆师弟明明已经躲过对方的剑招,这时只需要反击即可,说不准能一击奏效,不过他担心对方的真气伤到自己,拿剑格挡了一下,他的真气不如对方浑厚,只怕要吃亏……”

  张远山恍然大悟。

  一旁的林雪薇轻轻咬着嘴唇,眼里露出一丝担忧。

  台上的陆仁此时也已经知道他错过了机会,刘东广的剑招越来越凌厉,每一剑都逼着陆仁与他硬碰。

  陆仁脚底‘神行百变’有如抹油一般,不停的闪躲。

  只是手上用的是‘清风剑法’,剑招普通,与对方剑法相当,每次想要反击却没有一丝机会,几次硬碰下来,他感觉手臂酸软。

  最惨的是,脚底也已经虚浮、

  ‘神行百变’只能撑一炷香的时间,过了这个时间,真气耗尽,他只能认输。

  刘东广眼睛里闪过一丝阴毒。

  他明显能感觉到陆仁的真气不如之前来的充足,硬碰之后的陆仁踉跄的次数越来越多,如果不是陆仁身法敏捷,只怕早就被他一剑挑了手筋。

  “铛……”

  又是凌厉的一击,陆仁连退两步。

  “去死吧!”

  刘东广心底暗吼,目光阴冷。

  他的脚底故意装作拌蒜的样子,好似收不住剑招一般,但是手中长剑却有如毒蛇吐信,直奔陆仁手腕。

  钟开坐在一旁,嘴角勾起一丝弧度。

  旁边洗剑阁的长老欲要起身,却被他拦了下来,“胜负还未分,别着急,有我在你放心,不会有意外。”

  那位长老眉头轻皱,不过刘东广脚底已乱,倒确实如钟开所说,还没到危急关头。

  “那就再看看吧。”他点头道。

  青玄的眼睛望着台上,眼中闪过一抹寒光。

  “师傅……”

  林雪薇低声道。

  现在这个情况她想冲上台也来不及了。只有青玄或许能救一救陆仁。

  青玄摇摇头。

  “他必须撑过去,他的性格浮躁,剑招花哨,缺了勇往直前的心性,若是连这点困难都撑不过去,大道无望,也不配做我青玄的徒弟。”

  林雪薇紧张的握紧拳头,一想到陆仁或许会被对方的长剑刺中手腕,血流如注,她几乎不愿意再看下去。

  台下所有人的目光都看着这一剑,一片惊呼。

  陆仁明显能感觉到对方长剑上的杀意。

  从上台开始,他一直在躲,直到现在,躲不下去了。

  他咬紧牙关。

  手腕抖动,以一个诡异的角度,消失在刘东广的视线中。忽然间所有人只听见刘东广一声痛苦的喊声,而他的身后出现了陆仁的身影。

  陆仁手中的长剑上血珠滴落,而刘东广的肩胛上,被刺出一道深深的血窟窿。

  他痛苦的捂着肩膀,脸色苍白。

  台下,一片寂静,众人面面相觑,谁也没想到,陆仁最后竟然能绝地反击。

  “是浣花剑诀?”

  有人认出了陆仁的剑招。

  一个筑基境的弟子,竟然能用处开窍境的剑招,所有人都惊的说不出话来。

  林雪薇长长松了口气,

  忽然,她猛地发现,师傅青玄的眉头皱的很紧。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言情小说,重生小说,玄幻小说,都市言情小说在线免费阅读-睽睽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只想安静的做梦,我只想安静的做梦最新章节,我只想安静的做梦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